【随笔】郭钰古诗,陈文瑶古诗

Posted by

爱尔岩岩亦秉平,乾坤老此结寒盟。重华去后哪个人相与,一片栖云卧岁星。——明代·陈文瑶《尖石趺坐》

神明宫馆近青冥,紫翠峰峦开画屏。日射水晶江石白,云封琥珀岭松青。虎司丹鼎知留诀,鹤立瑶坛听大人说经。相约安期今夕至,灵风遥想满虚棂。——明清·郭钰《寄赠皇厓坛刘鍊师》

大方安旗的见地与之一样,他在《李太白驰骋探》李供奉之死一节中写道:稗官野史就全盘不足凭信吗?从李十二当时看似疯狂的精神状态来看,这种情状是唯恐的。在他的创作中,他还描绘了李翰林临终的地方:夜,已深了;人,已醉了;歌,已终了;泪,已尽了;李十二的生命也到了最终一刻了。此时,夜月尾天,水波不兴,明亮的月映在江中,好像一轮白玉盘,一阵清劲风过处,又散作万点银光。多么美丽!多么美好!多么摄人心魄!……醉倚在船舷上的李供奉,伸出了她的单手,向着一片深黄的宏伟扑去……船夫恍惚看见,刚才还邀她喝过三杯的李先生,跨在一条鲸鱼背上与世浮沉去了,去远了,永久地去了。

尖石趺坐

元代:陈文瑶

草棚雪初消,幽窗夜方静。美观的女子期不来,月照春梅影。——金朝·陈高《题画二首
其一》

题画二首 其一

俯察人情仰宪天,素王心事策三篇。大夫不向江都死,换尽炎刘四百多年。——西魏·陈孚《广川医师庙》

广川先生庙

洞庭木叶风飕飕,雪浪万顷飞白鸥。气浸中天日月湿,影摇大地山河浮。数声裂玉洞宾魄,一点残黛湘娥愁。安得天瓢酌仙酒,跨鲸直上日本洲。——东晋·陈孚《谢朓楼》

岳阳楼

元代:陈孚

洞庭木叶风飕飕,雪浪万顷飞白鸥。气浸中天日月湿,影摇大地山河浮。

数声裂玉洞宾魄,一点残黛娥皇愁。安得天瓢酌仙酒,跨鲸直上东瀛洲。

1

寄赠皇厓坛刘鍊师

元代:郭钰

(公元一三一六年至?年)字彦章,吉水人。生于元仁宗延佑五年,卒年不详,年在六八周岁以外。元末遭乱,隐居不仁。明初,以茂才徵辞疾不就。钰毕生转侧军器,为诗多愁苦之辞;著有静思集十卷,《四库总目》于当时盗贼残破郡邑事实,言之确凿,足补史传之阙。

郭钰

洞庭木叶风飕飕,雪浪万顷飞白鸥。气浸中天日月湿,影摇大地山河浮。数声裂玉洞宾魄,一点残黛湘夫人愁。安得天瓢酌仙酒,跨鲸直上东瀛洲。——古代·陈孚《岳阳楼》

岳阳楼

大庭广众上东山,晴光射西崦。西崦山人开晓关,一襟煖翠浓如染。门前流水玉虹明,树上啼莺金羽轻。自扫落花客初到,共题修竹诗先成。十载战尘迷道路,西崦只今成久住。移竹春深长子孙,种梅晚岁为宾主。郎君扬眉天地间,山林朝市俱等閒。出为公卿入为士,古代人高节非难攀。闻君近年深闭户,乌帽青灯读书苦。剑寒新淬冰雪光,松老终无栋梁具。西崦山深竹径微,笔者来欲共薜萝衣。一朝富贵逼君去,燕雀空羡冥鸿飞。——大顺·郭钰《题郭伯澄西崦山居》

题郭伯澄西崦山居

渚宫花落雨霏霏,春尽江南客未归。多少东家胡蝶梦,相思并逐彩云飞。——后汉·郯韶《鬼客》

梨花

元代:郯韶

渚宫花落雨霏霏,春尽江南客未归。多少东家胡蝶梦,相思并逐彩云飞。

1

元朝最初梅尧臣《采石月下赠功甫》一诗说得特别清楚:醉中爱月江底悬,以手弄月身干净。醉中在船上爱江中皎洁月影,以手于江水中央外国语大学弄月影而解放落水
溺死。那不是比兴,而是实写。那么,吴国大文豪苏轼持何思想呢?大顺陈善《扪虱新话》记道:坡又尝赠潘谷诗云:‘一朝人海寻李十二,空看红尘画墨仙。’可知,他也感觉李太白是醉入水中溺死。东魏时候的学者辛文房在《唐才子传》中说:白晚节好黄老,度牛渚矶,乘酒捉月,沉水中,初悦谢家
大屿山,今墓在焉。北魏祝成辑《莲堂诗话》也说:宋胡璞,闽中剑南人,曾经采石渡题诗吊青莲居士:‘抗议金銮反见仇,一坏蝉蜕此江头,当时醉寻波间月,今作
寒光万里流。’苏仙见之,疑唐人所作,叹赏不置。

李白的诗以抒情为主。屈正则而后,他首先个实在能够广泛地从当下的民间文化艺术和秦、汉、魏以来的乐府民歌摄取其增加泛酸,集中抓好而形成他的特有风貌。他具有超异平时的方法天分和滚滚雄伟的方法力量。一切可惊可喜、让人欢愉、发人深思的现像,无不尽归笔底。杜子美有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之评,李翰林是屈正则之后笔者国极端出人头地的罗曼蒂克主义小说家,有李白之称。与杜拾遗齐名,世称李杜,韩吏部也说: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可是,那样一个人经天纬地的盛名小说家在死因上后人却存在着争论。

五代时期王定保在《唐摭言》中记载:著宫锦袍游采石江中,傲然自得,旁如果未有人,因醉入水捉月而死。这种说法以为李翰林是醉酒溺死的,此说正史纵然尚未记载,但屡见于斯文歌咏。

不过,另一种观点以为,李翰林不是病死,而是醉酒后溺死。李阳冰《草堂集序》说疾亟,
刘全白《李君碣记》说疾终,范传正《李公新墓碑序》说卒于此,都不说得的什么病;到了皮日休《七爱诗》中才顿然冒出个腐胁疾,李十二自身也未有提及,为她撰集序与撰墓碑者也从未言及,皮日休生活的年份离李翰林死去已有一百多年,他从何得知青莲居士是死于腐胁疾呢?

唐上元二年秋日,李白抱病投奔时为阜南里正的李阳冰。次年病重,临终前赋有《临路歌》:大鹏飞兮振八裔,中天推兮力不
济。余风激兮万世,游倭国兮挂左袂。后人得之传此,仲尼亡兮什么人为出涕?终年64虚岁。诗仙死后,李阳冰将李拾遗葬于金寨县城南5英里的龙湖北麓。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