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不上不看,女生能够修炼

Posted by

不过,本着抓大放小、抓住主要矛盾忽略次要矛盾的原则,我们还是可以做一番合理推测来得出结论的:

頁320

她不止是合格的,更是異常優秀的法醫。她的【關懷主義】讓我吃驚。
骨頭博士、改行當法醫的亨特醫生、阿呆簡醫生,誰也不如阿麗克斯這樣對待死尸充滿熱情、深情。
她曾用身體去護住即將被大火吞噬的屍體,自己的眼睛被火煙熏得幾乎要瞎。
我森森佩服她的敬業!大拇指兩個~^_^~

可以,女人还可以想办法变成男人

  1. 此經收入《大正藏》第十六冊。一般認為它是中國佛教徒所編。

  2. 同註25,頁49-50。

艾瑞克散髮出來的【人性】光輝具有太陽的暖力,柔和而寬容的性格不同於史必得的幹練冷靜理智至上。
他是溫柔感性的審判者。

方證接著說「這部『葵花寶典』,武林中向來都說,是一雙夫妻所合着。至於這一對前輩高人姓甚名誰,已是無可查考,有人說,男的名字中有一『葵』字,女的名字中有一『花』字,所以合稱『葵花寶典』,但把多半也只是猜測之詞。大家只知道,這對夫妻初時恩愛甚篤,後來卻因故反目。這對夫妻撰作『葵花寶典』之時,年方壯盛,武功如日中天,反目之後,從此避不見面,而一部武功祕笈,也就分為兩部,歷來將那男子所着的祕笈稱為乾經,女子所着的稱坤經。」

60.
此經收藏於日本京都金明寺,宮次男<目連救母經說話及其繪畫-目連救母經的出現原因>(載《美術研究》,吉川弘文館,256號第五冊,1968)首次披露了這部經。中文文獻:鄭阿財《敦煌孝道文學研究》(博士論文,1982)第五章第二節附影印《救母經》全文﹔吉川良<關於日本發現的元刊佛說目連救母經>,載《戲曲研究》第37輯,附錄《救母經》原文。

儘管最後他婉拒了女演員,但過程中盡顯男性風度與【眾生皆平等】的態度。
是個好男人。

问题:女人可以修炼《葵花宝典》吗?


死尸、窮凶極惡的歹徒,她統統不怕,卻怕螞蟻,一看見就渾身雞皮。
爲了找藏在螞蟻箱裡的證物,她硬著頭皮顫顫巍巍的爬進去。
她說:要克服就必須面對。
我喜歡這個金髮碧眼的小女人。

从这三段引文中可以看出来,练《葵花宝典》最重要也是最关键的就是第一步——自宫。而自宫的目的林平之也说了,是为了消除性欲,不然一练之下就欲火如焚,走火入魔而死。所以说,能不能练《葵花宝典》关键看能不能自宫,也就是能不能消除自己生理上的性欲的根。对于男人来说,割淡淡,那么对于女人来说呢?也很简单啦,摘除卵巢即可。只不过,女人割卵巢是开膛剖腹的大手术,远没有男人割淡淡方便,而且我怀疑在那个年代人们有没有认识到卵巢对于女人就像淡淡对于男人一样,这两方面的限制可能决定了当时女人无法练《葵花宝典》,但只是“无法”,而不是“不能”。

上文提及的俗講文本《金剛般若波羅蜜經講講文》也是演釋鳩摩羅什譯《金剛經》,是後梁末帝朱友珪貞明二年抄本[54]。將這部科儀同上述講經文比較,在形式上有相似之處,但它的說解文格式化,這是懺法演唱儀式性強的表現。佛教講經將經典本文分為<序分>、<正宗分>、<流通分>,用簡要的文字標出各部分的內容,稱“科文”。從現存俗講文本看,俗講也沿襲這一作法。這本卷子將講經過程儀式化,所以稱“科儀”。

我最先看的是拉斯維加斯,紐約和邁阿密篇是後補的。
早先看過一點點邁阿密,當時因為不喜歡大叔的長相就棄了。
最近又迷上CSI,竟然又喜歡看了,而且不止是喜歡。
如果把三部CSI分類型,我會分成:
拉斯維加斯屬智慧型
紐約屬敏捷型
邁阿密屬力量型

回答:

三藏奧典親收拾,高騰雲路赴東京。

華嚴法卷八十一,蓮經七冊祕意深。

大乘金剛三十二,楞嚴五千有餘零。

孔雀消災並寶懺,地藏彌陀普門品。

艾瑞克又有另一種憨直的好!他很好心的幫助住在危險貧民區的孤寡母子,差點搭上前途。
卡琳與他搭檔時,有苦有難他總是挺身上前的。
死尸復活車禍案中,他和史必得各持意見。
傷者因車禍短暫失憶,無法明述案情發生經過,兩位調查員前往傷者家中勘察。
艾瑞克在發現對倖存者不利的血腳印時,仍然堅持她是無辜的。
史必得也不鬆口:你別被她騙了!
一個從直覺,一個從證據。
最後證明艾瑞克是對的。
傷者愛上一個女性,甩了前男友,現任女友卻遭到報復,幾乎死掉。
她回到家中發現,立即開車送女友到醫院,途中撞到消防水泵昏死過去。
兩人協力擒獲兇手,告慰亡者。

回答:

9.
以下講經文和因緣文本,除特別注明者,均收入王重民等編《敦煌變文集》,人民文學出版社,1984,北京。

【鐵漢柔情】最最動人。
不知現實中有沒有這種人,但我在這裡見到了,我是知足的人。

回答:

上文所述為俗講講經的儀式。為了便於說明,現將它分為三段:

4、霍雷肖
對大叔我有很多稱呼:
插腰叔、墨鏡叔、黃眉叔、人中叔……
總之是迷人的大叔。
昨晚我看完最後三集,十六歲少女深夜回家,意外發現父母慘死。殺手手法殘酷得不忍卒睹。
少女目瞪口呆雙手抱肩坐在門口,大叔脫下西裝外套。
衣服大而長,穿在少女身上足可做大風衣。
大叔聲音輕柔,生怕30分貝的音量就震碎眼前的孤兒。
少女痛失雙親之餘還擔心殺手返回剷除她這個【餘孽】。
大叔更是以百倍的堅定奔到紐約緝拿在逃的兇犯。
打動我的不止這一幕。
凱恩中尉的弟弟臥底期間不僅身心出軌,還生出個女兒來。
那母親因惹了麻煩上門求助,大叔沒有對其作出主觀評價,煞費苦心的瞞住前弟媳,并念及骨血傾力相助。
葉麗娜質問:你以為我什麽都不知道?那女人是蘇西,小孩叫麥德森。
不是大叔種下的苦果,倒要去收拾爛攤子。
人人遇到這種事都避之不及,親人又如何,麻煩多了大了久了,個個都撂開手忙著撇清關係。
大叔毫無怨言的承擔下來。
某部門人員約會葉麗娜,大叔心中的不情願全露在臉上,又想到自己的弟弟對不起人家在先,失望難過之餘安慰自己:她應該得到快樂。
【由於第一季我沒有看,不知他們倆是不是感情上有交集,我覺得是有點兒的。】
無論公事私事大叔均展現出溫存體貼細膩的一面。萌得我七葷八素。
面對歹徒,他無數次敏捷的拔槍對準目標,控制力十足的命令:雙手抱頭,背過身,跪下,臉貼地。
每每嫌疑人囂張的問:你有證據么?我被捕了嗎?如果沒有,那我閃了。
大叔就會放射出【老子才是笑到最後的人】的眼神,他冷笑著答:暫時沒有,不過我會證明一切。
他當然會破案,而且乾淨俐落,一句廢話都沒有。取下墨鏡,拿出手銬。
所有舉動,底氣十足。
艾瑞克搶救出被損毀的證據,卻反被陷害。被某部門人員興師問罪。大叔挺身而出:他犯的錯誤等於是我犯的,我的實驗室由我負責。
這不是護犢心切,也不是盲目仗義,是身為一個男人,一個上司,一個大哥所應該具有的擔當和責任感。
從此,我對大叔死心塌地了。
真的,換做其他人,巴不得黑鍋扣在你頭上,或者直接拖你出去當箭靶,還拿【明哲保身】做藉口自我安慰。
大叔永遠穿著一身淺色西裝,叉著腰,略偏著頭,站在邁阿密烈陽下。
他是我心中最偉岸的形象。

==============性急的知友请一拉到底O(∩_∩)O~====================

近代從甘肅敦煌莫高窟中發現了唐五代到宋代初年的手抄卷子,其中的俗文學作品,包含了佛教俗講的文本,為研究俗講演唱情況提供了寶貴資料。這些俗文學作品,早期被羅振玉定名為“佛曲”[6],後來鄭振鐸又將它們統稱之為“變文”[7]。據當代學者研究,它們實際上包含了多種文體,其中屬於佛教俗講的主要是講經文和因緣兩種。周紹良《唐代變文及其他》中說:

老話說【笑貧不笑娼】,A片女星不是妓女,起碼不用面對不同的嫖客也有豐厚薪水拿。
AV女優的走紅程度有目共睹。但人後仍然是個普通女性,有愛有恨對感情有所需求。
加藤鷹也被稱作【神一般】的男人。
有求才有供,請公平看待他們。
姜喜寶也自我安慰:青春不賣也是會過的。

方證道:「這部《葵花寶典》,武林中向來都說,是前朝皇宮中一位宦官所著。」令狐沖道:「宦官?」方證道:「宦官就是太監。」令狐沖點頭道:「嗯。」方證道:「至於這位前輩的姓名,已經無可查考,以他這樣一位大高手,為甚麼在皇宮中做太監,那是更加誰也不知道了。至於寶典中所載的武功,卻是精深之極,三百餘年來,始終無一人能據書練成。百餘年前,這部寶典為福建莆田少林寺下院所得。其時莆田少林寺方丈紅葉禪師,乃是一位大智大慧的了不起人物,依照他老人家的武功悟性,該當練成寶典上所載武功才是。但據他老人家的弟子說道,紅葉禪師並未練成。更有人說,紅葉禪師參究多年,直到逝世,始終就沒起始練寶典中所載的武功。」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祗樹給孤獨園,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爾時,世尊食時,著衣持缽,入舍衛大城乞食。於其城中,次第乞已,還至本處。飯食訖,收衣缽,洗足已,敷座而坐。

[白文]調御師親臨舍衛,威動乾坤﹔阿羅漢雲集祗園,輝騰日月。入城持缽,良由悲愍貧窮﹔洗足收衣,正是晏安時節。若向世尊未舉以前薦得,猶且不堪﹔開口已後承當,自救不了。宗鏡急為提撕,早遲八刻,何故?

良馬已隨鞭影去,

阿難依舊世尊前。

乞良歸來會給孤,收衣敷坐正安居。

真慈洪範超三界,調御人天得自如。

西方寶號能宣演,九品蓮台必往生。

直下相逢休外覓,何勞十萬八千程。

閒話兩句:有一名三十歲年紀的女性找我媽看病,子宮及卵巢都有問題。雖已接受過手術,但除不掉病根。
病原深植體內,稍不注意就立即重發。患者希望吃中藥慢慢調理。
年紀這麼輕,病卻這麼重。不難猜出其職業。
成人的世界一切不需要交代得太清清楚楚,我媽勸她要堅持吃藥。
十六七歲時我在一家酒店娛樂部當服務員賺點兒零用錢,正工作時,一位坐台小姐過來借火機。
她熟練點煙,歪著頭,眯著眼,深深吸一口,轉身走掉。
火光中的幾秒鐘,我還是認出她的臉,我上小學一年級時見過她,比我高五個年級。
清秀、高挑、深褐色的直發。她高傲的表情使她更顯特別。
白色的確良襯衣換成豔紅色的旗袍,我看到的變化只是這樣。

女人可以练《葵花宝典》,对于第一版来说,男女双修可保万无一失;对于第二版来说,摘除卵巢即可修炼。


3、史必得、艾瑞克
史調查員長得圓頭圓腦,我認為他有著討人喜歡的長相,他卻不苟言笑。
季末,因調查A片女星死亡一案,偶識另一A片女演員,還當了一回護花使者。
適時亮出手槍和警徽,嚇跑倆輕浮少年。女演員從此對史調查員傾心。
這樣老套的戲碼,其實最能夠虜獲女人心。史調查員是無心之舉,他有【保護、尊重女性】的良好素養。
於是她洗乾淨臉,梳直頭髮,一派清爽的打扮前去作供。
可惜史調查員并不認得她,徑直走過去。
灰心之餘她說:如果你因“原則”問題不能和我約會,那麼偶爾找我喝個咖啡什麽的,也挺好。
她為自己的職業感到自卑,也明白他瞧不上她。但她爭取過了。
下班後,她還是個漂亮健康的女人。

女人生理结构与爷们不同,虽然没有鸡鸡,也练不成葵花宝典。

32.
參見胡士瑩《話本小說概論》,頁115-116,引張政烺<問答錄與說參請>,張文原載《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17本。

2、阿麗克斯
法醫一向不容易做,心理及身體素質要過硬。
面對千瘡百孔鮮血淋漓的屍體要做到不嘔吐、不逃避、不害怕。
阿麗克斯略不同,她不但做到以上三點,還對被害者同情萬分,時時流露出憐惜。
【寶貝】、【甜心】、【親愛的】……變成腐朽肉體的昵稱。
一開始我是適應不良的,想說也太過了吧。
最後兩集令我大大改觀。
她獨自在解剖室工作,忽聞屍箱發出響動,立即毛髮直豎。冷靜下來查看已被冷凍的死人。
緩緩拉開屍袋,伸手探頸脈……袋內死人突然圓睜大眼!!!竟然大口呼吸起來。
阿麗克斯嚇到魂飛還安撫道:親愛的,沒事,我在這兒,和你在一起。
迅速抓起電話呼叫急救隊。
另一個案件是某A片女星遭人扼死在公園矮樹叢中,臉上還掛著剛下戲未及洗去的濃妝。
阿麗克斯細緻地替她卸妝,眼神滿含溫柔疼惜,對大叔說:看,臉龐乾淨的她,也是一個鄰家女孩。
她很惋惜這位剛成年的少女。

回答:

佛教的俗講是在法會上進行的,寶卷也是在各種法會道場上演唱,它們的演唱形態都有儀式化的特徵。除了開始和結束時繁雜的宗教儀式外,寶卷演唱受佛教懺法的影響,整個演唱過程也按照一定儀軌進行。這些儀軌,較之俗講更為嚴格。體現在寶卷文本上,便是說、唱、誦文辭的格式化。上述三個不同內容的寶卷文本,其產生的時間、地區不同,但其說、唱、誦整齊劃一的格式,便是這樣形成的。它們的主體部份分為若干的演唱段落,每個段落中,除了《金剛科儀》是講經而有轉讀經文外,其他均分為五部份分。[白文]是散說,但它並非一般的說白,而是押韻的賦體,“說”起來自然富有音樂性。是韻文,它們歌唱的形式各不相同:是傳統的五七言歌贊﹔是主體唱段,用流行的民間曲調,七言的唱詞有上、下句的關系,也可用北曲的曲牌,如[金字經][挂金鎖],明代唱十字句的民間曲調流行之後,在這個唱段中則大量出現了流行的十字句的唱詞﹔是一段特殊的歌贊,句式和押韻為“四四四四”,其中第三句偶用“三三”句式,它形式上接近長短句的詞、曲,但在詞曲中找不到相應格律的詞曲牌。明代中葉後的教派寶卷仍保留這段歌贊,格律嚴整,第三句少見“三三”的變體。直到清康熙三十七年編刊於甘肅張掖地區的《敕封平天仙姑寶卷》及康熙以後北方

史調查員對生命存在著極大的尊重。不管是鮮活的還是逝去的。
有時也會出現猝不及防的死亡,他不肯接受某小證人的自殺事實,執意要找出兇手。
小證人崇拜CSI,甚至深夜跑到實驗室找他,幫他做報告標籤。又專注又認真。
史調查員非常欣賞的看著,他溫和的淺笑。
小證人的離世,讓他倍受打擊。

岳灵珊失声道:「你……你自……自宫练剑?」林平之阴森森的道:「正是。这辟邪剑谱的第一道法诀,便是:『武林称雄,挥剑自宫』。」岳灵珊道:「那……那为甚么?」林平之道:「练这辟邪剑法,自练内功入手。若不自宫,一练之下,立即欲火如焚,登时走火入魔,僵瘫而死。」岳灵珊道:「原来如此。」

六十年前鄭振鐸在《中國俗文學史》中提出了一個假說:

1、卡琳
她的聲音真好聽~細細滑滑又俏皮。十分入耳。
有一集,某西班牙女孩兒遭美國壯漢毒打,卡琳勸她出庭指控兇手。
女孩很害怕:我是非法移民,因為我沒證件連醫院都不敢去,更別提控告他。
卡琳說:沒有證件又怎樣,你是一個人,照樣擁有人權。
站在凶惡壯漢面前,她高高昂起頭說:我找到的證據足夠告你傷害重罪,請閣下等著坐牢。
兇犯大喊:你們爲什麽不偏袒下本土人!!!
卡琳冷冷地鄙夷地看著他:給我拷上!

谢邀!我花了一中午的时间来寻找这个答案,结果却是很混乱……

  1. 《敦煌文學作品選》代序,中華書局,1987,12,北京,頁17、19。

因为宝典里面说了,欲练此功必先自宫,说明女人不适合。😂😂😂

頁311

金庸老师走了,你们就开始造反了,是想江湖打乱了,你们已经够厉害的了,我看没那个必要了,现如今家中大小之事,老小之众皆听命与你,尔等不敢胡作非为,如今军权,财政大权皆归于你手,小奴愿效犬马之劳,匡扶一家!此等邪恶之术,应当除掉,以免祸害一方!夫人一统江湖,千秋万载!

夫為俗講:先作梵了,次念菩薩兩聲,說“押座”了﹔法師唱釋經題了,念佛一聲了,便說“開經”了,便說“莊嚴”了,念佛一聲,便一一說其經題字了,便說經本文了,便說“十波羅蜜”等了﹔便念念“佛贊”了,便“發願”了,便又念佛一會了,廻、發願、取散,云云。[12]

造成混乱的原因有两个:

上述記載還可從描寫宋元時期民眾生活的小說《水滸傳》中的一段描寫做參證。百回本《水滸傳》第五回寫桃花山二頭領小霸王周通要強娶劉太公的女兒為妻,劉太公為此煩惱,已出家為僧的魯智深對他說:

哈哈哈哈,这本来就是女人练的武功秘籍啊

貞觀三年,竇刺史聞其聰敏,追充州學,因而日聽俗講,夕思佛義。博士責之。

这个不行

本卷是從魔公教使用的經卷中發現的一本古寶卷[62]。魔公教流行於廣西西部百色地區的田林、樂業、凌雲等縣山區漢族民眾中,其形成約在清初。它融合儒、釋、道三教信仰,主要為民眾做各種道場法事、誦經,祈福禳災、拔苦謝罪,使用的經卷百餘種。明清以來,四川、貴州、湖北、湖南、江西等地曾有大量移民到桂西地區,上述經卷是移民從各地帶來的。當地僻偏、貧困、封閉的環境和民間祕密宗教極端的保守性,使這本古寶卷能保存至今。

综上,最终结论是:

講經文在敦煌俗文學文本中數量最多,如:

在现在流通版本也就是第二版中,金大侠根本没有提及任何关于女人能不能练《葵花宝典》的事情,而且在任何一个版本里,对《葵花宝典》及其后事都存在逻辑问题。这让我们的推理显得不那么能站得住脚。

36.
參見車錫倫<江浙吳方言區的宣卷和寶卷>,載《民俗曲藝》,106期,1997、3。

不管是第一版还是修订版的《笑傲江湖》,女人都是可以练葵花宝典的,但是也需要满足一定条件。

說經:長嘯和尚、彭道安、陸妙慧、陸妙凈。[26]

老夫潜心研究葵花宝典3小时,终于找到了答案。

這種吸收流行音樂的情況,在早期的唱導中已出現。

当然可以,只是怕以后阴气更重,身体不适


回答:


方證接著說:「其時怱怱之中,二人不及同時遍閱全書,當下二人分讀,一個人讀一部,後來囘到華山,共同參悟研討。不料二人將書中功夫一加印證,竟然是牛頭不對馬嘴,越說越是鑿柄,二人又深信對方讀錯了書,只有自己見的才是眞經。旣然越說越離得遠,二人就分別自練,這樣一來,華山派就分為氣宗、劍宗,兩個本來親逾同胞骨肉的師兄弟,到後來竟然變成了對頭寃家。」

上文中所說的《目連經》,即發現於日本的《佛說目連報恩經》之類民間編印的經文[60]。此經已引起學者的廣泛討論,論者多把它作為瓦子中“說經”的底本,其實它與瓦子中的“說經”無關,是民間佛教信徒據佛家說因

 令狐冲道:「原來『葵花寶典』分為乾坤二部。晚輩今日是首次得聞。」方證道:「經分乾坤,那也只是武林中某一些人的說法,也有人稱之為『天書、地書』、『陽錄、陰錄』的,總之原書上並無標籤,任由後人隨意稱呼了。二百餘年來,事情也十分凑巧,始終並無一人同時讀通了乾坤二經,將寶典中的武功融會貫通,若說沒有機緣,卻也不然。百餘年前,乾坤二經都曾歸福建莆田少林寺下院所有,其時莆田少林寺方丈紅葉禪師,乃是一位大智大慧的了不起人物,依照他老人家的武功悟性,該當通解乾坤二經才是,但據他老人家的弟子說道,紅葉禪師並未通解全書。」

這兩曲是“隨意廻向”的曲子。

我要为女人鼓与呼,凭啥男人非要切掉命根子去练巜葵花宝典》,女人不是更有优势修炼吗?一来健身,二来防身,三是可以修理不听话的老公,四是还可以上今日头条,吐沬乱飞,舌战群儒,岂不妙哉!

貞觀殿上說唐僧,發願西天去取經。

大乘教典傳東土,亙古宣揚至迄今。

欲知女人是否能炼成葵花宝典,必先知葵花宝典为什么厉害,天下武功唯快不败,葵花宝典大幅度提高出剑速度的秘诀,就是通过自宫割掉鸡鸡,让人憋不住尿,特别是对决前一紧张,更憋不住,人在憋不住尿的情况下,干什么都急切迅速,所以出剑速度极快,威力无比。

關於“俗講”的記載,最早見唐釋道宣《續高僧傳》卷二十六<釋善伏傳>:

回答:

51.
據雍正七年抄本,見王見川等編《明清民間宗教經卷文獻》第一冊,頁129,新文豐出版公司,1999,台北。

回答:

中國寶卷是一種在宗教和民間信仰活動中按照一定儀軌演唱的說唱文本,其演唱形式明代以後稱作“宣卷”(或稱“講經”、“念卷”等)。寶卷的題材,除了直接演釋經文、宣揚教理、倡導勸善外,多為說唱文學故事,所以現代研究者又視寶卷為傳統說唱文學的一種體裁,納入中國俗文學史及說書史、曲藝史的研究範圍[1]。

再说第二版:

頁298

先说第一版:金庸版本的奇妙世界 @YLib Blog

西方凈願除災障,諸部真言滅罪根。

香雲靄靄回本國,瑞氣騰騰見明君。

紫雲重重毫光現,存沒沾恩度有情。

下面详细说一下查找到的资料和推理的过程,既然说了两个版本的《笑傲江湖》都可以推出这个结论,那么就分别说下这两个版本。

伏願經聲琅琅,上徹穹蒼﹔梵語玲玲,下通幽府。一願刀山落刃,二願劍樹鋒摧,三願爐炭收焰,四願江河浪息。針喉餓鬼,永絕饑虛﹔麟角羽毛,莫相食啖﹔惡星變怪,掃出天門﹔異獸靈魑,潛藏地穴﹔囚徒禁繫,願降天恩﹔疾病纏身,早逢良葯﹔盲者聾者,願見願聞﹔跛者啞者,能行能語﹔怀孕婦人,子母團圓﹔征客遠行,早還家國。貧窮下賤,惡業眾生,誤殺故傷,一切冤尤,並皆消釋。金剛威力,洗滌身心﹔般若威光,照臨寶座。舉足下足,皆是佛地。更願七祖先亡,離苦生天﹔地獄罪苦,悉皆解脫。以此不盡功德,上報四恩,下資三有。法界有情,齊登正覺。

《笑傲江湖》有两个版本,金大侠在这两个版本里对《葵花宝典》作了完全不同的描述

說經,謂演說佛書。說參請,謂賓主參禪悟道等事。[25]

回答:

尊者聽獄主說罷,駕祥雲直至靈山。長跪合掌,禮拜如來:“弟子尋娘得見,不能出離地獄。”佛告目連:“汝休煩惱,吾今自去。”目連聽說,心中大喜,拜謝如來。爾時世尊領諸大眾,駕五色祥雲,眉間放萬道豪光,照破諸大地獄,鐵床化作蓮池,劍樹化為白玉。十大閻君,盡皆合掌,口念善哉,香花供養,禮拜如來。

一切罪人皆得度,

鑊湯化作藕花池。

如來足下起祥云,帶領菩薩億萬尊﹔

眉放白豪千萬道,沖開地獄作天宮。

十地閻君齊合掌,獄中神鬼盡來欽,

眾生都把彌陀念,感蒙佛力得超升。

也就是说,《葵花宝典》是夫妻二人合著的,既然是合著,应该也是合练开发的才是,有人可能问为啥不是段誉和王语嫣这样的夫妻?窃以为开发一门新的武学必须是身体力行的武学大师才行。又有人会问也许是夫妻各写了半部,分别都不能练其他半部?从引文中我觉得并不能推出这个结论,二人的武功应该是互相融会贯通了,然后合力写了一本书,只不过前半部是说练气也就是内力的,后半部是说练剑也就是外功的,最后一撕两半,每人拿了半本。

與這本《佛門西游慈悲寶卷道場》同時發現的還有一本《佛門取經道場.科書卷》[65],它用於“餞行道場”。“餞行”即為亡者送行。這是宋代以後佛教僧團為俗眾做的道場。它分為兩部分:前面為“取經道場”,主體是長達98句唱詞,述唐僧取經故事﹔後面是“十王道場”,主體是部分是由法師送“世間亡人”過十殿地獄,念經懺悔,地獄十王“赦除多生罪”,由菩薩“引入龍華會”。這部寶卷將在第三節“明代前期的佛教寶卷”中介紹[66]。此處要指出的是:這部寶卷的組合方式同《佛門西游慈悲寶卷道場》和《目連救母出離地獄生天寶卷》的組合方式完全相同。它們說明,寶卷在各種道場中形成的時候,在主道場(如“盂蘭盆道場”、“十王道場”)之前,可以加一段唐僧取經故事的說唱,以弘揚大乘佛法,它稱做“西游道場”。這種組合形式,在明代中葉以後的教派寶卷仍留下痕跡,比如產生於萬歷末年的《銷釋真空寶卷》,在開經偈後便有一段“三三四”的唐僧取經故事唱詞[67]。

葵花宝典本身就是给女人准备的功法,女人怎么不能练。

“三壇”等會,各有所分也。[41]

要不是这个问题,我还真不知道《笑傲江湖》是有两个版本的,百度葵花宝典的时候在百度百科里看到的。大家都知道百度百科的不准确性害了不少人——比如前几天央视把“尤里的复仇”当成真实事件放在纪录片里的那个笑话(大家轻点笑)——所以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我继续搜寻更靠谱的答案,但是没找到第一手的资料比如第一版的纸质书或者电子书,但是找到了一个记录了两版不同点的博客:金庸版本的奇妙世界
@YLib Blog。算是第二手的资料,希望有知友能给补充第一手资料。

押座之押或與壓字義同,所以鎮壓聽眾,使能靜聆也。[13]

所以从这里我们看出,女人是可以练的,如果有条件的话,男女双修可保万事无忧O(∩_∩)O

長慶(公元821-824年)中,俗講僧文漵善吟經,其聲宛暢,感動裏人。樂工黃米飯依其念四聲觀世音菩薩,乃撰此曲。

方證道:「岳蔡二位私閱《葵花寶典》之事,紅葉禪師不久便即發覺。他老人家知道這部寶典中所載武學不但博大精深,兼且凶險之極。據說最難的還是第一關,只消第一關能打通,以後倒也沒有甚麼。天下武功都是循序漸進,越到後來越難。這《葵花寶典》最艱難之處卻在第一步,修習時只要有半點岔差,立時非死即傷。當下派遣他的得意弟子渡元禪師前往華山,勸諭岳蔡二位,不可修習寶典中的武學。」

30.
鄧之誠《東京夢華錄注》(中華書局,1982,北京)頁135注釋引《三朝北盟會編》云:“二年正月二十五日,雜劇、說經、小說……”引文中的“說經”系“說話”之誤,見上海古籍出版社影印清許涵度刊《三朝北盟會編》下冊,頁583。

纯扯,请轻拍!

關於寶卷形成的時間,如果以“寶卷”之名的出現為準,則依據《目連救母出離地獄生天寶卷》題識的時間,可推論寶卷形成於元代。但是這部寶卷同產生於南宋的《銷釋金剛科儀》演唱形態相同,因此也可以說寶卷這種演唱形式形成於南宋時期。很可能是這種情況:最早在世俗佛教的法會道場中產生了這種說唱形式,因其解經近似佛家的科文,而演唱形式又仿照懺法的儀軌,故定名為“科儀”。後來,在法會道場中用同樣的形式說唱因緣故事,則被稱之為“寶卷”。明王源靜補注《巍巍不動太山深根結果寶卷》中說:“寶卷者,寶者法寶,卷乃經卷。”大概那時的民間佛教信徒認為這類卷子是體現佛教“法寶”的經卷。這個名稱後來被普遍接受了,所以《金剛科儀》在明代也被稱作《金剛科儀寶卷》。

回答:

鄭振鐸對上述結論並未論證,但至今仍為許多研究者及工具書所秉承,如釋寬忍主編《佛學辭典》“寶卷”條:

本卷內容為演釋鳩摩羅什譯《金剛般若波羅蜜多經》,這是在中國佛教徒中流傳較廣的經典之一。它闡述一切法無我,眾生及法皆空,如卷末四句偈所云:“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如亦電,應作如是觀。”這部科

談經者,謂演說佛書﹔說參請者,謂賓主參禪悟道等事。有寶庵、管庵、喜然和尚等。又有說諢經者,戴忻庵。[27]

三、《佛門西游慈悲寶卷道場》

上述鄭文肯定:瓦子中的“說經”等系“變文”的變相、係佛門子弟“談經”等即寶卷。

這種分段的演唱結構和格式與《目連救母出離地獄生天寶卷》完全相同。各段唱詞均以“昔日唐僧去取經”開始,唯第六段以“《升天寶卷》才展開,諸佛菩薩降來臨”開始。《升天寶卷》即上述《目連寶卷》。第六段結束之後,並無發願廻向等儀式,說明它是在上述《目連寶卷》之前演唱的。這段唱詞就做了《目連寶卷》的“開卷偈”。

21.
俗講與轉變演唱形態的不同,可參見王昆吾《隋唐五代燕樂雜言歌辭研究》第八章<講唱>(中華書局,1996、11,北京)及本文下邊的介紹。在本文寫成之後,筆者讀到王正婷《變文與寶卷關系之研究》(中正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1998年碩士論文),作者不同意筆者在前此的論文中提出的<寶卷淵源於俗講>的結論。其根據主要是有的學者不同意對敦煌說唱文學作品再做細緻的分類研究。六十年前鄭振鐸先生以“變文”代替“俗文”、“佛曲”,確實是一大進步,所以當代學者在編輯敦煌說唱文學作品總集或綜稱這些說唱文學作品時,一般仍襲用“變文”這一統稱。“變”在唐代有“故事”的意思,故潘重規先生可以找到“丑女緣起”稱作“丑變”以及“因緣變”、“經變”這樣的例證。但是那些特別標題為“變文”的卷子,確實是對著“變相”、一“舖”一“舖”唱故事的“轉變”文本,因此,它有力地說明在“變場”中演唱的“轉變”這種特殊的民間說唱伎藝的存在。現在固然可以以“變文”作為敦煌說唱文學的統稱,但在探討唐代說唱文藝的特徵、流變、影響諸問題時,是必須要做細緻的分類研究的。這正如當代品類繁雜的說唱技藝可以統稱為“曲藝”(台灣有的學者並不接受這一統稱),其文本稱“說唱文學”,而今人或後人要研究其特徵、流變、影響時,必定要再做細緻的分類研究。

  1. 同註25,頁278-279。
  1. 見人民文學出版社1985年版,頁662。

《資治通鑑.唐紀.敬宗紀》:

  1. 載於《中國文化》第十三期,1996、6。

本文討論佛教與寶卷的淵源、形成、發展和演唱形態的關係,並對前人的某些成說提出質疑。全文共分六節:第一節“寶卷的淵源”、第二節“寶卷的形成及其演唱形態”、第三節“明代前期的佛教寶卷”、第四節“佛教與明代中葉後的教派寶卷”、第五節“佛教與清及近現代民間宣卷和寶卷”、第六節“餘論”。此為第一、二節。

有文漵僧者,……愚夫冶婦樂聞其說,聽者填咽寺舍,瞻禮崇奉,呼為和尚。

由於講經和說因緣都是在法會上演唱,所以它有一定儀軌,敦煌卷子p3849紙背便記了一段俗講儀式:

中國寶卷淵源於唐代佛教的俗講。做為佛教悟俗化眾的說唱形式,其形成在宋元時期,“寶卷”之名出現於元代。明代前期是佛教寶卷發展時期。正德(公元1506-1521年)以後,各種新興的民間宗教多倚稱佛教,它們均以寶卷為佈道書,編制了大量寶卷。清康熙(公元1662-1722年)之後,由於政府嚴厲鎮壓各地民間教團,查毀其經卷,民間宗教寶卷的發展受到遏制。但是在清代初年,宣卷已普及於南北各地民間社會,並傳抄各種寶卷文本(多為俗文學故事寶卷)。延及近現代,江浙吳方言區的宣卷活動達到極盛,由業餘或專業的“宣卷先生”組成眾多的宣卷班社,活動在城鎮鄉村。民間的佛教信眾,在朝山進香、廟會社賽及家庭和村落禮佛了願、祈福禳災的信仰活動中,多請宣卷班來演唱寶卷。在北方的山西、河北、山東等省及偏遠的甘肅河西走廊地區,也有民間寶卷傳播,演唱寶卷稱“念卷”,民眾以抄傳寶卷為功德。據當代調查,在江浙地區部分農村及甘肅河西走廊地區,仍有民間宣卷活動[2]。

周紹良提出,講經結束時尚有“解座文”,“是為結束一般講經而吟唱的詩句,他或者是向聽眾勸募佈施,或囑其明日早來繼續聽經,甚或有調侃聽眾莫遲返家門,以致妻子生氣怪罪”[16],並指出《敦煌變文集》所收《無常經講經文》,即《解座文錄鈔》[17]。據這些解座文的文義,似應放在“廻向發願”之後,即所謂“取散”。

2.
參見車錫倫<江浙吳方言區的宣卷和寶卷>,載《民俗曲藝》106期,1997、3﹔方步和<河西寶卷的調查>,載《河西寶卷真本校注研究》,蘭州大學出版社,1992﹔譚蟬雪<河西寶卷概述>,載《曲藝講壇》5期,1998、9。

頁318

自佛說經(按,指《金剛般若波羅蜜多經》)之後,至大宋第十四帝理宗淳祐二年立此科儀。

頁312

44.
周紹良收藏,已收入王見川、林萬傳編《明清民間宗教經卷文獻》第一冊,新文豐出版公司,1999,台北。

頁303

《都城紀勝》等載說經“謂演說佛書”。“佛書”是一個模糊的概念,很可能是瓦子中的技藝人選取某些與佛教有關的故事,胡亂敷衍,以取悅聽眾﹔而冒名佛家“講經”,以作招徠。因而繼之出現了以插科打諢標榜、語涉淫穢的“諢經”。明刊《墨娥小錄》卷十四<行院聲嗽>載“諢經”,注為“嚼黃”,亦可見世俗民眾對這種技藝的評价[31]。至於“說參請”,研究者認為是借佛教禪堂說法問難的形式,以詼諧謔浪、滑稽可笑的語言,表現說話人“舌辯”的才能[32]。因此它們不可能是佛教悟俗化眾為目的的講唱技藝。上述文獻中所載說經等的技藝人,除了幾個以“和尚”為藝名外,多是以道流自居的“某道”“某庵”,更有藝名為“混俗”的人,這些技藝人也不可能是“佛門子弟”。

百歲光陰瞬息廻,其身畢竟化為灰。

誰人肯向生前悟,悟取無生歸去來。

善現啟請,頓起疑心,合掌問世尊。云何應住,降伏其心。佛教如是,子細分明。冰消北岸,無花休怨春。

金剛般若智,莫向外邊求。

空生來請問,教起有因由。

頁314

稍後於《都城紀勝》的<西湖老人繁勝錄>介紹瓦子中的民間技藝人有:

說經始見於南宋人的文獻,它們都是在介紹都城臨安

上述三個寶卷文本如此錯落有緻而整齊劃一的演唱形式,與唐代俗講和轉變迥異:俗講的唱詞盡管包含了傳統的唄贊和流行音樂,但從現存文本來看,其中散說和唱詞的結構形式,完全根據演唱內容的需要設置,沒有整齊劃一的格式﹔轉變文本的段落設置與“變相”(具有連續性的故事畫卷、畫幡或壁畫)配合,其轉換在散說的結尾處有提示語,如“………處”、“看………處”、“若為陳說”等,接下去是唱詞,散說與唱詞的長短也不劃一,而據講述的故事內容而定。從唱詞的句式看,俗講、變文的唱詞主要是五七言,而寶卷中長短句歌贊和曲子的加入,自然是受宋元詞曲的影響。

此外,南宋末年羅燁《醉翁談錄》“小說引子”中曾列出“演史、講經”之名,但在“小說開辟”中羅列的眾多作品中,卻未提到“講經”類的作品。


這同宋代民間盛行彌陀凈土信仰的結社念佛之風是一致的。

本卷結束時的<結經發願文>如下:

由於俗講是由六朝以來的贊唄、轉讀和唱導發展而來,所以它的說唱音樂主要使用傳統的贊唄,在現存俗講文本中,有的在唱詞中即以“平”、“側”、“斷”等音曲符號標出﹔同時,它又吸收當時流行音樂中的曲子。

61.
參見車錫倫、侯艷珠<江蘇靖江做會講經的“破血湖”儀式>,《民間宗教》,第四輯,1998、12。

結經:唱佛贊、念佛號,發願,廻向,散場。


67.
《銷釋真空寶卷》今存抄本,據稱三十年代同宋元刻西夏文藏經一道在寧夏發現,因此研究者多認為是宋元抄本。胡適<跋《銷釋真空寶卷》>,(載於《北平圖書館刊》五卷三號,1931、5-6)指出此卷不應早於明萬歷三十四年。筆者在<中國最早的寶卷>(載於《中國文哲研究通訊》,台北,第6卷三期,1996、9)指出它是無為教寶卷,產生於明代後期。喻松青<《銷釋真空寶卷》考辨>(載於《中國文化》第11期,1995、7)指出它是無為教傳入西北的一支法號印宗所作,時間是萬歷二十四到四十八年間(公元1596-1620年)。

34.
日本東京國書刊行會,1975。譯文見車錫倫《中國寶卷研究論集》,學海出版社,1997,台北,頁264。

佛教徒宣揚佛教,在正統上大致可分為兩種:一種即講經,就經釋義,申問答辯,以期闡明哲理,是由法師、都講協作進行的﹔另外一種是說法,是由法師一人說開示,可以依據一經講說,亦可以綜合哲理,由個人發揮,既無發問,也無辯論。這是講經與說法不同之處。相對俗講方面也有兩種:一種即韻白相間之講經文,也是由法師與都講協作的﹔至於與說法相應的,則是說因緣,由一人講說,主要擇一段故事,加以編制敷衍,或徑取一段經文或傳記,照本宣科,其旨總不外闡明因果。……

由宋入元的周密在宋亡以後所作《武林舊事》卷六<諸色技藝人>中記錄說經、諢經的技藝人最多:

現當代研究中國俗文學史的學者都把敦煌發現的說唱文學(包括俗講、轉變等的說唱文本即“變文”)做為宋代以來說唱文學,如諸宮調、寶卷、彈詞等的源頭。就它們韻散相間、說說唱唱的演唱形式來說,這不無道理;因為這是唐宋以來所有以敘事為主的說唱文學體裁的基本形態,而除了敦煌發現的手抄卷子之外,宋代以前接近於口頭演唱的說唱文學文本,尚無其他發現。但是具體到某種說唱文學體裁的來源和形成,尚須進行具體的研究。就寶卷而言,它淵源於俗講,同轉變也有些關系,但它們之間的差別也很明顯。這種差別,除了文學形式的演進之外,寶卷形成的宗教文化背景,有決定的影響。

儀則極力弘揚西方凈土:“西方凈土常安樂,無苦無憂歸去來!”“誓隨凈土彌陀主,接引眾生歸去來!”講說人生無常:“功名蓋世,無非大夢一場﹔富貴惊人,難免無常二字”﹔要求眾生禮念阿彌陀佛,解脫四生六道:

因此,先介紹宋代文獻中關於說經等的記錄。

但這本科儀中的演釋經文部分,則同一般懺法書有很大差別:它不是述經文大意,而是分段講釋了全部經文。這顯然是源於佛家的講經。以下舉<法會因由分第一>為例(為了便於說明和比較,為其中說解部分編號):

明代世情小說《金瓶梅詞話》第51回中一段描述可為參證:


本卷在宋元文獻中未見著錄。其盛行在明代,留有多種刊本。其卷名或作《金剛科儀寶卷》、《銷釋金剛科儀寶卷》等,簡稱《金剛科儀》、《科儀卷》。現存較早刊本有:



敦煌發現手抄卷子中保留下來的目連救母故事題材的說唱文學作品有十餘種。《敦煌變文集》收入兩種完整的本子:一是說因緣文本《目連緣起》﹔一是轉變文本《大目乾連冥間救母變文》。它們較之《佛說盂蘭盆經》的故事已有很大的豐富:目連的母親有了名字─青提夫人。她生前宰殺生靈,凌辱三寶,做諸惡行,因墮入阿鼻地獄受苦。目連在俗名羅卜,他往地獄尋母的過程得到反復描述,既渲染了地獄的恐怖,也突出了目連救母的決心。將《目連救母出離地獄生天寶卷》與上述因緣和變文比較,寶卷顯然繼承了它們的故事,乃至某些細節描述,同時又有時代特色。這就是卷中隨處宣揚的“常把彌陀念幾聲”、“錢過北斗,難買閻羅,不如修福向善念彌陀”、“早知陰司身受苦,持齋念佛結良緣”、“若要離諸苦,行善念彌陀”。卷中甚至把目連尊者做為彌陀佛的化身:“目連尊者顯神通,化身東土救母親。分明一個古彌陀,親到東去化娑婆。假身喚做羅卜子,靈山去見古彌陀”。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