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前副市长写书披露官场潜规则,老子天下第一

Posted by

澳门普京娱乐场,摘要: 《官路》内容简介:
《官路》,讲述中国官场鲜为人知的窘困和生存智慧!
都说做官很得意,谁为官也有太多不容易——一年工资两万多,副市长竟连自己都养不活;走路都得小碎步,时刻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一日在官
…《官路》内容简介: 《官路》,讲述中国官场鲜为人知的窘困和生存智慧!
都说做官很得意,谁为官也有太多不容易——一年工资两万多,副市长竟连自己都养不活;走路都得小碎步,时刻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一日在官场,时时受煎熬……宁致远,一介书生,却忧心天下。机缘巧合,因变革思路受市委书记赏识,他埋头扎进官场。
挂职江南,分管教育,大案频发,他坐到了火药桶上。主管旅游,八万人大混乱,他的官位在颤抖。
换届、陪选、上访、美色……考验迎面扑来,挑衅他的政治智慧。
网上实名炮轰张艺谋和高房价,他的目究竟是什么?
闪电离任,是他厌倦了官场,还是官场抛弃了他?
关于中国真正的官场,还有你更多的不知道,不容易,不可思议!《官路》评论:近日,姜宗福与李承鹏的骂战成为了网上的热点,《扬子晚报》、《华商报》、《京华时报》对此进行了大篇幅的报道。这次争论的焦点,就是李承鹏的新书《抗拆》是否真实地反映了社会的原生态。对此,曾经做过湖南临湘市副市长的姜宗福提出了自己的“委屈”。姜宗福说,自己的小说原名叫《我的官样年华》,真实地写了自己在湖南临湘挂职五年的经历,没错,书中是曝了很多官场潜规则,?那是真实的,真实的官场就这样嘛,有官场的地方就有争斗,就有权谋,却不能正常出版,被迫改名为《官路》,经受了太多的波折,而李承鹏的新书有很多失真的地方,却这么顺利地出版了,他感到委屈。
其实,这两种书没有可比性,完全是两个类别,是有很大不同的,《官路》是典型的官场小说,或者说是官场纪实,反映了区域化官场原生态,而《抗拆》是一本荒诞派的社会小说。两本书都各有自己的优点。姜宗福批判李承鹏书中的一些问题,如“本次扫黄打非对于酒店ML,只要没结婚证,轻者抓走去修高速,重者当街游行见报,然后再去修高速……至2009年9月25日,中国高速运营公里里程位居世界第二,收费额度位居世界第一……”、“李可乐们因为对抗拆迁被‘城管’强制性地关进了精神病院”、“请消防战士来灭火,消防战士收了600元灭火费”等是在现实生活中,感觉不可思议,甚至不合常理。
同样,姜宗福的官路中也有很多让读者感到惊奇的地方,如“许多时候我们经常听到有人背后议论某某领导,挖苦他怎么怎么无能,批的字解决不了问题拿不到钱。其实他们有所不知,该领导签字是有玄机的。如果字是横着签的,意思是‘可以搁着不办’;如果是竖着签的,则要‘一办到底’;如果在‘同意?后面点的是一个实心句号,说明这件事必须‘全心全意’办成;如果点的是一个空心句号,百分之百办不成,拿领导的话说是‘签了字也是空的。’这就是讲究:字怎么签?如何签?怎样签才有效?是早有约定的。”
又如“领导打牌也很有讲究。岳阳有一位局长到汨罗八景洞去视察,当地乡镇领导做客气的搞,凡来贵重客人必邀其参观著名作家韩少功的乡村别墅。参观完毕,局长一行回镇里打麻将。韩作家一想此局长是宣传部门出来的,肚子里有些墨水,赶紧在家里拿了几本《山南水北》气喘呼呼地送到乡政府。局长客客气气地接过书,待少功刚一离去,提?书撕得粉碎,边撕边骂:‘妈妈的屄,怕是读书读迂了,打牌的时候送么子输唦?’也怪不得,那天下午,他一个人输了好几千。”
又如:“县长或县委书记调离,该向纪委交多少‘红包礼金’更是大有讲究。某县的县委书记升职调离,调离前夕仔细一回忆,任职期间最多的一笔收了九万。第二天他主动向县纪委上交了当书记几年来‘无法拒绝’的红包礼金十万元。后来某局长东窗事发,交代曾给书记行贿八万元,上级纪委找书记核实,书记很坦然:‘是啊,我交给县纪委了,这不,收据还在这里呢!’假如下次还有局长点水,他还是可以用这张十万?收据来搪塞……”
又又如:“一个人要想平步青云最好不要去海南三亚参观天涯海角。到了天涯海角意味着到了天的尽头,想爬也爬不上去了。难怪有一次我邀一位官场中的朋友去三亚度假,他死人发火都不肯去,原来是有讲究的。同时,一个人当官要想爬得快,有两个地方不能不去,一个是韶山,一个是延安。”
总体来说,两本书各有千秋,姜宗福的《官路》更写实一些,在反映现实上更有力度,同时,正如新民周刊的评语:姜宗福,扒了官场的裤子!

摘要:
  姜宗福男,42岁,现任湖南民族职业学院院长助理。曾任临湘市副市长,主管旅游。
  “领导签字很有讲究。如果字是横着签的,意思是‘可以搁着不办’;如果是竖着签的,则要‘一办到底’……”  今年1月中旬,湖南临湘市前副市长姜宗福化名出版了载有上述内容的自湖南前副市长写书披露官场潜规则  姜宗福男,42岁,现任湖南民族职业学院院长助理。曾任临湘市副市长,主管旅游。
  “领导签字很有讲究。如果字是横着签的,意思是‘可以搁着不办’;如果是竖着签的,则要‘一办到底’……”  今年1月中旬,湖南临湘市前副市长姜宗福化名出版了载有上述内容的自传体新书《官路》。此前,他还以副市长身份实名炮轰张艺谋的印象系列千篇一律、高房价绑架中国经济。与官场常见的低调、慎言不同,这位高调的卸任副市长再一次在网上引发热议。  “公民官员”、“官场凤姐”,哪一个评价更适合这个“闯入官场的怪物”?昨天,本报对话“卸职副市长写书披露官场潜规则”当事人姜宗福。  【官员也有弱势群体,希望百姓不要仇官。官场中是有贪污腐败的,有平庸的,但不是每个人都这样】  京华时报:为什么要写《官路》这本书?  姜宗福:我想把我所经历的官场情况反映出来,让百姓知道,官员也有弱势群体,希望百姓不要仇官。官场中是有贪污腐败的,有平庸的,但不是每个人都这样。我当副市长时,一个月的收入才2000多元,我要生活,还要还房贷,其实没有外界想的那么风光。  另外,我想让大家看看官场的原生态,给高层的人提供一些思考。同时也让基层的个别官员照照镜子,希望他们为官一方,造福一方。  京华时报:什么是官场的原生态?  姜宗福:我在书中写了官场的“十八条官规”等潜规则。比如,关于“打招呼”的潜规则,现在有的领导不会去签字、发短信,不会亲自去打电话,那就要通过秘书的方式,推得干干净净,这叫做不留痕迹。像这样,都是公开的“潜规则”。  再比如,有些领导签字也很有讲究。如果字是横着签的,意思是“可以搁着不办”;如果是竖着签的,则要“一办到底”;如果在“同意”后面是一个实心句号,说明这件事必须“全心全意”办成;如果点的是空心句号,百分之百办不成。  京华时报:这些潜规则是你的亲身经历还是听说的?  姜宗福:行文中,我都是以副市长的身份,以第一人称来写的,写的都是亲身经历和感受,我一直强调真实和原生态。  京华时报:你做副市长时也按这些潜规则办事吗?  姜宗福:我不会顺从潜规则,但有时候也没有办法。就是因为我顺从得太少,不然的话也就不会这么快离开那个地方了。签字讲究横竖,打招呼讲究不留痕迹,都是身边有人这么做过的,所以我的感受很深刻。  【我老婆下岗了,当时开个玩笑提一提,她也不至于赋闲到现在,平时只是打打零工】  京华时报:书中你真名批评你身边的官员或领导了吗?  姜宗福:没有,书的作者也用的是我的笔名“普扬”。不过行文中,我都是以副市长的身份,以第一人称来写的。如果是真名真姓写出来,可能已经有人找我理论了。但现在,还没人敢跳出来对号入座。  京华时报:出书后,原来的同僚们什么反应?  姜宗福:有的人见我时,就感觉怪怪的,隔阂肯定是有了,人家会想“你这人咋背叛原来的圈子呢”。不过,见面一般还是很平常地打个招呼,很礼貌地点个头,没有什么深入的交流。  京华时报:这种情形,是在你出书之后产生的,还是一直如此?  姜宗福:原来我炮轰房价、炮轰张艺谋的时候,会有人打电话说“你出名了”之类的。出书后,刚开始大家非常沉默,没有任何一个人提起这个事情,也没有哪个过去的同僚主动打电话问问。接着,有很多人偷偷地打听书里写什么,担心把自己卷进去。第三个阶段,当然有些人就不希望这本书出版了。书出了以后,我在微博里有句感慨:虽情非得已,但总算见了阳光。  京华时报:家人支持你这么做么?  姜宗福:原来因为我网上发帖,老婆经常跟我吵架,她怕我得罪人没有好日子过。当然,她也埋怨我不融入官场,不利用官场的关系。(那时候)其实好多事情,只要你说出来,就可以改变。比如,我老婆下岗了,当时开个玩笑提一提,她也不至于赋闲到现在,平时只是打打零工。但我就是不开这个口,这是性格决定了的。我写书出版,她也有过反对,但反对无效。  【有人叫我官场凤姐,其实我只是那个指出皇帝没穿衣服的小孩】  京华时报:有人说你喜欢炒作,是“官场凤姐”,你怎么看这个说法?  姜宗福:大家都认为我异类嘛,还有人说我“个性官员”、“放炮市长”什么的。无论叫我什么,我仍然会坚持自己的原则,仍然要讲真话。  我在网上实名发帖批判一些社会现实。其实我身边的官员,大家对那些潜规则都心知肚明,只是别人不说,我公开说出来而已。有人叫我是“官场凤姐”,无非是因为我讲话“出格”。其实,我只是童话中那个指出皇帝没穿衣服的小孩,这让一部分人受不了了。  京华时报:也有人叫你公民官员、个性官员,你喜欢这个称呼么?  姜宗福:大家这么叫我,可能是因为我总是在公共领域发言,站在一个普通百姓的角度发表言论。官员一般都谨言慎行,不会像我,敢实名在网上发帖批判张艺谋和高房价。我说过,我不在乎人家怎么称呼我的。  京华时报:你当初实名发帖的目的是什么?  姜宗福:我发那些帖子,是希望当地政府考虑百姓利益,更好地为百姓服务。这些文章都是经过长时间思考后才发的。  实名发《张艺谋不是救世主,不要盲目造“印象”》,是因为岳阳有人想请张艺谋上一台“印象”,我反对,可反对无效,便想借批张艺谋来实现阻止的目的。  实名发《房地产商“绑架”政府,当心经济“撕票”》,是因为我认为经济学家对房价攀升负有一定的责任。很多经济学家受利益驱使,在影响国家政策。房改政策促成了“囤房时代”,而城市化大跃进减少了耕地,拉大了城乡之间的收入分配,这些都促成了房价的上涨。  京华时报:有效果么?姜宗福:现在看来,有的目的达到了。当时是不想让当地政府投入很多钱盲目造“印象”,因为这没做到因地制宜。发一个帖子,就能阻止一些“政绩工程”,这让我很欣慰。这也等同于谏言被采纳,为百姓省了钱。  京华时报:一些网友认为,你的策划能力很强。经常以副市长身份实名发帖,是一种炒作;还有网友说,你现在是靠贩卖官场潜规则来售书。你怎么看这些说法?  姜宗福:会炒作,会抓眼球,就是官场凤姐么?我说了实话,说了自己想说的话,触动了社会的敏感点,引起大家关注,促使大家正视这个问题,解决这个问题,这不对么?  炮轰张艺谋和高房价时,我表明自己的副市长身份,确实是为了引人注目,以便让我提出的问题被更多人关注,有吸引眼球的成分,但这是为了解决实际问题。当时许多人认为我是想炒作升官。结果,大家不都看到了吗?  现在又说我炒作,其实了解我国出版体制的人都知道,除了郑渊洁、易中天等少数几个人以外,写书的能挣几个钱?我没有必要为了那点稿酬,把自己推到风口浪尖上。  京华时报:你个人生活受到发帖影响了吗?  姜宗福:对我个人来说,名气大涨。不过,不要以为名气大是好事。在官场,这是一个精神负担。炮轰张艺谋和高房价之后,其实我很受伤,临湘市委领导曾先后动员宣传部长、纪委领导找我做工作,希望我不要再到网上发帖。  【有很多官员和我一样,有政治理想,对一些不好的现象,从内心深处来讲,不想“融入”】  京华时报:从副市长到职业学院的院长助理,你想到过么?  姜宗福:我没想到这么快就退出官场,我还想着怎样把岳阳的旅游好好整一整呢。  京华时报:做副市长时,你有哪些政治理想?  姜宗福:小的来说,首先要搞好心爱的旅游事业。大的来说,我希望自己能改变当地官场的一些做法,包括潜规则。  京华时报:你当副市长时,能实现这个政治理想吗?  姜宗福:我当时权限很小。跟外界想象的不一样,一个副市长的权力,基本上是协调矛盾,没什么权。再细一点说吧,我当副市长时,全年的所有公务开支就1万块钱。是有专车接送,但包括车辆保险、维修、用油及司机补助在内的各种费用,都要你自己弄。  京华时报:是所有市长都没有权力,还是因为你的个性?  姜宗福:和我的个性也有关系吧。做市长助理时,是我最开心的任职阶段。那时刚来,自己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不知道会受伤害,有种无知者无畏的感觉,感觉自己是个副市长。但经过大刀阔斧地搞改革,伤害了一些人的利益,自己就会受伤害。  第二个阶段因此很消沉,当副市长却被架空,基本上没了分工,天天就是协管,协助另外的副市长管。因为搞教育体制改革时,涉及到人家太多的利益了,人家就不希望你在这条线上面干下去,希望换一个融入的人来做。  京华时报:你觉得你不融入?  姜宗福:我给自己总结了三条:第一,不会讲官话;第二,喜欢说真话;第三,懂潜规则,但不去做,不会给领导拍马屁。其实要在官场生存也很简单,就是融入。人家怎么做,你也怎么做。我就是做不到融入。  京华时报:你为什么不融入?  姜宗福:我想改变现状。也许有人会说,一个人的力量改变不了什么,但如果每个人都不去想如何改变你遇到的不正常现象,社会怎么能改变呢?我相信,有很多官员和我一样,有政治理想,对一些不好的现象,从内心深处来讲,不想“融入”,心里很挣扎。我希望看了我的书后,更多的人站出来改变现状。  京华时报:现在回头来看,你觉得一个副市长怎样才能用好自己的权力?  姜宗福:非常简单,就是站在老百姓的角度处理社会矛盾。使用权力时要多想想,你这个权力是百姓给你的。要学会换位思考,如果你是普通百姓,你遇到了这些困难和矛盾,你希望官员怎么处理。  京华时报:在大学任职,你有什么计划?  姜宗福:在官场就好好做官,在学界就好好做学者,我会干一行爱一行。我接管的经管系,2010年招了97个学生,而此前是297个,一下子跌了200人。我提出改革口号,“要人人创业,不要人人就业”。我把课堂按写字间的格局分成每8人一组,按照他们不同的兴趣为他们注册了6个不同的实体公司,(他们)走进教室当老总,走出校门创业就有借鉴经验。同时,我还把旅游专业的学生送进四星级酒店边学习边工作,每周2天授课,全部放在酒店。我的目标,是用3年时间培养1000个有实践操作能力的学生CEO。  ■关键词  “官场凤姐”出新书  42岁的姜宗福曾任湖南省临湘市副市长。去年1月和4月,他两次在网上以副市长的身份实名发帖,炮轰张艺谋的“印象”系列演出和高房价,由此成为网络名人。  去年5月初,姜宗福接到调令,平级转任湖南民族职业学院院长助理。今年1月,这位卸任的副市长将自己的为官经历,写成了自传体小说《官路》。  有人认为他是官场的凤姐,总能找到一些吸引人眼球的话题;姜宗福则认为,他只是童话中那个指出皇帝没穿衣服的小孩。

摘要:
作为曾经的桃江县委书记、杨跃涛在益阳任职时曾经大力推动核电站落户桃江县,还推动高铁在桃江单设一站,前后在益阳工作了28年。仅离开半年多后,就步了前辈、老领导马勇的后尘。
…最近又有一位湖南省统计局副局长落马了,8月1日,湖南省纪委公布了杨跃涛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审查的消息。铁粉们可能还有印象,2015年时,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曾发表过《曾自曝年薪8万元的湖南省委副秘书长被带走了》一文。其中的主人公叫马勇,不仅也曾是湖南统计局副局长,而且与杨跃涛在益阳共事7年。2006年马勇调任益阳市任代市长时,杨跃涛为市长助理。马勇落马后曾忏悔,想搞“老子天下第一”那套。两人相隔2年3个月,双双落马。作为曾经的桃江县委书记、杨跃涛在益阳任职时曾经大力推动核电站落户桃江县,还推动高铁在桃江单设一站,前后在益阳工作了28年。仅离开半年多后,就步了前辈、老领导马勇的后尘。落马前在益阳工作28年杨跃涛1964年生人,今年53岁。他19岁便参加工作,不过直到1989年6月才正式走入仕途,任益阳纪委副科级纪检员,时年25岁。此后的28年,他都在益阳官场打拼。从益阳纪委起步后近7年,升至中共益阳市纪委常委,然后开始到地方工作。从1996年3月开始,先后在安化县、桃江县工作,2006年6月以桃江县委书记的身份到市里工作,任益阳市人民政府市长助理、党组成员。3个月后,马勇调任益阳,任市委副书记、代市长,成为了杨跃涛的上级。随后的10年中,杨跃涛先后任益阳市政协副主席、益阳市委常委、副市长等职。去年12月调任湖南省统计局任副局长。在益阳工作的最后10年中,杨跃涛最为人知的是他对桃江县建设内陆核电的大力推动。上世纪60年代,湖南益阳桃江县曾被初选过湖南省的核电厂址,但后被搁置。2006年机会再次来临,熟悉桃江县,又已调任市里工作的杨跃涛开始大力争取项目落地。△杨跃涛在他调任益阳市半年前,2006年正月,曾以桃江县委书记身份带领县委班子,找到核工业第二研究设计院,见到了核二院的多位领导、专家,向他们陈述了桃江渴望核电的热情。核二院一副院长对杨跃涛的拜访显得十分诧异,毕竟核电的发展不是一个县的热忱就可以促成的。桃江县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符建新回忆说:“一个县委书记来跑核电,简直闻所未闻”。他在拜访湖南省发改委一副主任时,对方也觉得桃江的想法“不太现实”。但这些质疑最终被打破,核电项目最终成了,就在2006年,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和益阳市人民政府签署协议,同意合作建设核电项目。该项目后来因2011年日本福岛爆发核事故导致建设骤停。杨跃涛在离开益阳之前,还为益阳高铁站建设助了一把力。时任益阳市常务副市长的杨跃涛代表市政府提出了益阳站的优选方案,并再次强调,桃江必须设站,省发改委基本同意设站。曾在“老子天下第一”手下工作7年虽然都曾在省统计局和益阳工作,不过马勇是先在统计局工作,后调至益阳,与杨跃涛相反。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上文提到,马勇一到益阳就是杨跃涛的上司,他俩上下级关系维持了7年。在他2015年5月落马后,陆续有关于马勇的“警示录”被披露。他曾在忏悔书中写到,在省统计局特别是担任局长后,自己开始收受他人红包礼金。刚到益阳时,马勇曾经信誓旦旦,宣布不收受红包礼金,但没多久,在2007年春节就收受了一笔1万美元大额贿赂,从此慢慢放开闸门。他承认自己放弃了思想改造和纪律约束,搞“老子天下第一”。最终在2016年,他以滥用职权罪、受贿罪被追究刑事责任,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不知道7年间在抱有“老子天下第一”想法的领导手下工作是怎样的体验。不过马勇来了以后,杨跃涛职务晋升得可不慢。2006年6月还仅仅为市长助理,2年半后就跻身市委常委行列,2012年任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正经的实权官员。从公开报道看,二人大都是正常的工作交集,比如2007年,时任益阳市市长马勇和时任市政协副主席的杨跃涛曾陪同时任国家核安全局局长李干杰等考察了桃花江核电站的选址筹备工作。2010年,已升至市委书记的马勇和升至市委常委、副市长的杨跃涛陪同中核集团领导考察桃花江核电项目,等等。益阳不太平益阳虽然是个小地方,但十八大后不少“老虎”、“苍蝇”都与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除了以上两位,最“著名”的“老虎”应该算是湖南政协原副主席阳宝华,他曾在益阳担任市委副书记、市长3年半。有媒体曾披露阳宝华在益阳担任市长时违规搞了一个高尔夫球场后一路高升,这对马勇的任职心态产生了影响,甚至对益阳官场局面都有负面效应。最近益阳也不太平。7月21日这天,益阳共有3位干部被撤职。其中益阳日报社原党委书记、社长、总编汤百舸,益阳市委宣传部原副部长陈正清被开除党籍;益阳市委统战部原副处级纪检员郭纯被撤销党内职务。他们都有违规收受礼品、礼金,违反廉洁纪律的问题。在早些的2015年11月,还有益阳市政府党组成员、副厅级干部李霖落马,他2009年2月至7月曾任益阳市政府党组成员、市纪委副书记、市监察局局长,彼时,今天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的主人公杨跃涛是益阳市副市长。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