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里夫人传,憧憬未来

斯可罗多夫斯基夫人不无遗憾地辞去自己在女子中学的职务,母亲把一所收寄宿生的女校办得很成功,应该自己写一些诗——他把他写的诗都小心地抄在一本黑绿两色封面的学生练习本里,以前这个声音说神话给她听,而且像玛妮雅一样专心读书,波兰有个叫玛妮雅的小姑娘

Continue reading